02.jpg

「智能障礙的孩子,24小時都住在中心裡面,外界都認為,社工就是單純地照顧孩子的生活所需,但,孩子還是有自己僅剩的家人,他們住在這裡,還是會思念自己的爸爸媽媽 …」

    社工組組長-芷微老師似乎梗著道不盡的無奈,硬是把後面的話說完。

    朝興的112位孩子都住在中心,其中,多數孩子都是中、重度智能障礙,生活上有許許多多的不便與障礙,儘管有老師協助他們,但還是得要孩子互相扶持才能一一克服,而除了吃得飽、穿得暖,心靈上的慰藉與滿足更是一大難題。
  

03.jpg


   「喂~阿祥的媽媽嗎? 阿祥這幾天感冒了,我們有帶他去看醫生了,不用擔心哦!下次可以帶橘子來給他吃,阿祥說他很想妳耶! 這禮拜沒空嗎? … 好,沒關係。」社工老師照著聯繫清單,一排又一排地打給孩子們的家屬,除了告知孩子在中心的生活近況、也必須順便將孩子的思念,透過一條細細的電話線,用力地傳達給孩子真正的家人,儘管也常常帶回令人失望的答案,但為了孩子,還是得持之以恆。

   「老師~老師~妳來了呀!」佩佩一如往常地大聲呼叫著社工老師,雖然每天都會見到面,但佩佩的表現,卻仍像是在上演親人相逢的戲碼,非得要社工老師抱抱她、摟摟她,佩佩才心滿意足地安靜下來,而滿足的表情中,似乎仍帶著一絲絲的哀愁。
  
      佩佩患有重度智能障礙,膝蓋退化得早,行動不方便,但又很喜歡四處走動,有時還會漫無目的的,像是在尋找什麼一般。還好她的同寢室友 小玲,是個非常稱職的好幫手,不論是要上廁所、到教室上課,或是隨處亂走,不管佩佩想去哪裡,「佩佩想去哪裡,我就帶她去哪裡!」小玲總是會這樣回答,兩個人如同左腳右腳,怎麼樣也分不開。

   但有天,社工老師發現小玲獨自坐在椅子上,並沒有牽著佩佩,詢問她之後說:「佩佩說想要去找爸爸,我不知道怎麼去…」,聽到這個答案,老師的心都快碎了,原來,佩佩四處亂走,是想找她的家人 … ,佩佩的媽媽在她出生時,就已離開了她,佩佩的爸爸則因個人因素,無法待在台灣,唯一能聯繫到的親戚,是佩佩的伯伯,但伯伯也對佩佩不甚關心。

      「伯伯,佩佩她今天很乖哦,飯都有吃完,呃  … 真的不看一下佩佩再走嗎? 好 … 我知道了」,芷微老師難掩落寞地送客,佩佩的伯伯只會在每個月的月初,來中心繳交佩佩的生活費,不管老師怎麼遊說,伯伯還是不願意看看佩佩,總是送完了錢就走,不願在中心停留多久,打電話給伯伯,也總是被一再地婉拒。 

             直到有一天,芷微老師想出了一個妙招,希望藉由通訊軟體,搭起一個祕密的"三方通話",一邊與伯伯講電話,一邊將佩佩的聲音接給伯伯聽,老師跟佩佩說:「伯伯在這支電話裡面哦!要不要跟伯伯說話,問爸爸在哪裡?」,原本低著頭的佩佩,似乎聽到了什麼關鍵字,開始對著手機大喊:「伯伯!伯伯!」,在話筒另一端的伯伯原本正要掛上電話,聽到佩佩的聲音也愣住了,雖然沒有發出聲音,但是卻停頓了幾十秒,才掛上了電話,這場三方通話,就在佩佩聲嘶力竭的呼喊中結束了。

  「吃飽了沒?有沒有乖乖聽老師聽話?」伯伯有點生硬地問著佩佩,而佩佩總是大聲地喊著「有!有!有!」,在這次事件之後,芷微老師還在擔心,伯伯會不會因此就不來中心了,不過還好,月初時,伯伯還是一如往常地出現了,而且這次,伯伯主動要求想看看佩佩!雖然是透過通訊軟體的視訊功能,但總算是讓佩佩與家人"團圓"了,看著伯伯從先前毫不關心佩佩,到現在願意對佩佩噓寒問暖,一股莫大的成就感與感動湧上了芷微老師的心頭。「親情,永遠是憨兒們內心最深處的需求」,佩佩的故事,讓芷微老師更加肯定自己所做的工作,與堅信其背後的意義,憨兒們對來訪的賓客,總是用最大的音量打招呼,一方面是好客,而另一方面是不是也像是在呼喊著自己的親人呢?

20160513_9402.jpg

      朝興的112位孩子都住在中心,彼此友愛、相互扶持,加上老師們的照顧,他們的日常生活還算衣食無缺;但憨兒們內心最缺少的親情,還是得仰賴家屬的情感支持,哪怕是短短幾分鐘的會面、甚至一通電話,都能讓他們開心好一陣子,並獲得真正的心靈上慰藉;朝興是憨兒們的第二個家,但家人才是他們心靈上的避風港。

01.jpg

20161120聖教會慶生會_1068.jpg

 

-----「給憨兒一個家」-----
◆聯絡電話︰0800-885995
◆Line 帳號︰@KGL2412V
◆憨兒認養︰http://goo.gl/2CruHp
◆一般捐助︰http://goo.gl/wb27Pz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朝興啟能中心~給憨兒一個家~

特派員-Happ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