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服務學習課程中所培訓出來的學生,一百位裡只要有一、兩位因這門課學習到正向的影響,而願意在畢業後、出社會以後還願意繼續投入公益,這堂課就非常有意義了。」--林明輝教官

 

    走進中華醫事大學的校門口,深吸了口氣,再次確認都已準備好所有要訪談的問題以及資料,才又再次邁步向前。之所以會這麼緊張,實在是因為這次要訪談的對象非常特別,是台南中華醫事大學的林明輝教官,而他,同時也是校內服務學習課程的老師與志工社的指導老師。

    談到「服務學習課程」,相信一定也讓許多孩子們的家長感到傷透腦筋,較常見的問題便是不清楚哪些機構有在招募志工,再者也有擔心參與服務的機構是否具正當性的問題。因此,這次我們也希望可以藉由林教官多年擔任服務學習老師的經驗,來與我們討論、分享這項議題。

   

    「如果我的印象沒錯,服務學習應該是在民國96、97年開始被重視,教育部也要求各大專院校需要設立這項課程。當時學校便指派我擔任這門課程的指導老師,只不過其實那時後我也不太理解什麼是服務學習啊!也是後來慢慢的四處去與各個公益團體接觸,看著、學著,不知不覺這份工作也就接了20年了啊…」

 

    才剛在談話期間,不時會有學生走近與林教官玩笑閒談,甚至用好奇又調皮的眼光偷看我們在做什麼。雖然從林教官過往幫助朝興的幾次活動中便可以發現學生們與他之間的好感情,但真的身歷其中又是另一種不同的感覺。基於好奇,我們便禮貌的詢問教官,雖然經由學校的服務學習課程使我們認識許多認真、負責又願意為社會付出的年輕朋友,但是不是也曾遇過對這門課程感到反彈的學生?

 

    嘆了口氣後,林教官說︰「當然也是有,尤其現在孩子們的教育方式跟我們以前差別非常大。你不能只是告訴他,每天早上要到學校、要到社區去做打掃,那他當然只會覺得這是一門非常無聊的課程,大多會交差了事。學校的本質就是教育,我們要做的,是怎麼藉由服務學習這門課程,讓這些學生懂得負責以及發揮同理心,並且願意為這個社會付出。」

 

    「所以我的方式是,直接帶著他們去看。去到各個不同的公益團體裡去看看,無論是像朝興的心智障礙孩子,或是孤兒、老人這些,我都會直接帶他們深入去了解,因為只有實際看到了,才會有不一樣的體會,才會願意用心來擔任志工。」

    「最特別的是,我們每一次的服務學習課程都是分組進行。第一次實際到機構進行探訪後,學生們會主動詢問社工老師有哪些志工的需求,像是伴讀、手工藝教學或是協助活動秩序等等,學生們會自己紀錄,再回學校進行公告,各組員可以自己挑選擅長的工作去做,那才更有意義,因為這樣也可藉由這項課程學習獨立以及工作的調配能力,慢慢的這些學生在這門課中獲得了成就感,也會開始喜歡這項課程。」

    談到此,林教官突然起身說要給我們看一個東西,於是興沖沖地走到從資料櫃前,拿出兩本沉甸的資料夾,依它的外觀,可以看得出是兩本非常具有歷史年份的資料,而且似乎還在不斷更新中……

    「這是學生出去做志工,有跟學校登記的活動紀錄冊,裡面可以看到學生每年參與的志工活動項目…其實你們看,自有服務學習課程之後,一開始學生就只會參與學校老師所發起的志願服務活動,但是漸漸的,學生也開始會自己去尋找參與公益的機會,甚至有些公益活動還是學生自己與同學主動發起的,所以冊上的活動項目由一開始不到一百個,到現在已經有四百多個了…」

 

    林教官邊翻閱著紀錄冊,邊略帶驕傲地細說著學生出去參與志願服務的成果。

 

    「哎呀!老實說,這門課培訓出來的學生志工每年都有上百位,太多了!但是其實只要當中有幾位,甚至只是一、兩位學生,在達成學校規定的服務時數後,還願意主動積極的投入公益,去幫助需要幫助的人,那這門課就非常有意義了!」林教官最後非常樂觀地這麼說。

 

    在訪談過程中,林教官不斷地強調自己只是扮演著一個教育的角色,真正有辦法帶給這社會更多正面能量的仍然是這群年輕的學生。然而,我們都覺得林教官真的謙虛了。因為如果沒有林教官持續且積極地扮演教育者的角色,這股帶動社會的正向力量也會錯失了發光發熱的時機。

 

  最後,要離開時,林教官仍是不忘每次見面時會說的一句話:「只要你們有任何需要幫忙的時候,沒關係,就來連絡我,不用覺得不好意思。」

 

(上圖為林教官帶領學生參訪朝興的照片)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特派員-Happy 的頭像
特派員-Happy

朝興基金會-給憨兒一個家

特派員-Happ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